若你想要和平,便应了解战争

绪论

战争是一种暴力的表现形式,本质上具有破坏秩序的特性,但它也是一种有组织的暴力,并且有有秩序的一面,而战略就是为这种暴力的秩序提供一种规范。战略提供了一个立体而全面的分析架构,从技术、战术、战役到大战略,每个层次可以有不同的取向,而又发生互动。

概念与分析架构

战争

中国上古政治高度礼仪化的传统,令官方对于暴力的使用是否合法具有敏锐的触觉。兵被认为是刑的一种,而朝廷在命将出师的时候颁授斧钺,也象征了暴力合法化的程序。儒家政治理念中坚持的“师出有名”既是对战争的暴力合法化议题的表现。

战争除了政治、经济、社会、军事以及文化等种种冲突的背景之外,还需要两种心理的支持:

  1. 长远局势的日益变坏,不使用武力便不能扭转局势的危机意识;
  2. 短线使用武力有望获得可观回报的信念

当这两种心态相结合的时候,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最大;反之,战争则会被避免。

战略

战略包含五个层次

  • 技术
    技术层次是最基层的战略层面,当中分析的是双方的武力的基本构成——武器和装备。技术的进步从来都是确立战略优势的重要途径。
  • 战术
    战术指的是如何运用成序列的战斗部队以击败敌军的方法,是介于技术和战役之间的层次,涉及到梯次、序列、兵种混成、射程、火力和有关动作。
  • 战役法
    战役介乎战术和大战略之间,界定了军事手段在战役组织方面的使用。
  • 战区战略
    战区的地理范围大可以囊括整个大陆,也可以只限于一个小岛。战区必须自身构成一个独立的军事整体。战区战略的概念为大战略和战役之间提供一道桥梁,使战略的分析能够从军队的调动、纵深展布等战役要素,透过战区的地理因素分析,上升到大战略层次。
  • 大战略
    大战略使最高层次的战略,协调了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诸多方面,规范了国家最基本和整体的方向。大战略可以细分为国家战略和联盟战略。
    从立体战略架构来剖析北宋经略幽燕的失败,可以发现失误和不利因素并不是单纯在某一个战略层次上发生,二十从大战略、战役法到战术和技术领域相继出现的。宋辽的双重领土纠纷,令宋初的大战略目标和和平统一的潜在矛盾表面化。赵光义采用武力解决两难又导致文官所提议的内政主导、资源转化的大战略部署落空。随后,一再的军事指挥失误令原本的作战计划落空,导致宋军只能在平原和擅长骑射的辽军展开野战。

军事灾难由三个原因产生:

  1. 无法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
  2. 无法推测可以预期的事变;
  3. 无法适应临阵的现况。

大战略

宋辽战争不是突然爆发的,第一阶段是915年后辽开始涉足幽州到946年攻占开封,第二阶段是979年北汉灭亡、宋辽战争全面爆发为止。第一阶段为线性阶段,政治冲突到武力摩擦继而发生战争;第二阶段则是具有零碎性和突然性。

辽的南疆战略

辽深受唐文化的影响,是边疆民族结合中原文化的一个变奏,是一个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政权。辽朝是由契丹所立,其辖地原为唐营州都护府(赤峰、通辽),武则天曾三次征伐契丹大败。唐玄宗在两次对契丹大规模用兵之后,契丹归降。随后,契丹再次反叛,安禄山从卢龙出发进攻松漠府(张家口围场县)因暴雨败北。安禄山返回幽州之后旋即同史思明开启了安史之乱。期间有个故事,安禄山在兵临松谟府之时,突遇暴雨,士兵甲具弓矢尽湿,史思明等众将苦劝收兵。但安禄山表示来都来了,不打一下无法向长安交差必然被李林甫诟病。为了稳妥,史思明安排一个身形与神似安禄山的士兵换上衣服到前线指挥,但在混战之中该士兵中箭战死,随后唐军崩溃逃亡。或许,战死沙场的才是真正的安禄山,败回幽州旋即竖起反旗的才是替身。两年之后,马上称雄、纵横燕山南北的安禄山就双目失明、全身恶疮,随后被一个小太监在他如厕之后将其开膛,一代名将在痛苦与屈辱中离世。

安史之乱后,辽消灭了渤海、室韦、奚等民族政权,并逐步控制了河北、山西北部,逐步建立了从燕山到贝加尔湖的辽阔帝国。辽在南线的大战略是要完全控制卢龙、振武,将定州(保定市定州)、镇州(石家庄正定)、幽州(北京)作为缓冲区,并能够控制渡口、染指黄河南岸、牵制开封政权。辽支持后晋石敬瑭攻灭后唐,取得卢龙、振武两镇。随后,辽定云州(大同)为西京,定幽州为南京,将自阿保机始两代经略中原的成果实现了军事占领合法化。石敬瑭死后,辽晋反目,经过多次互有胜负的大战,借助大将杜德威变节,耶律德光攻破开封,后晋灭亡。由于后晋残部的攻击以及民心不稳,辽回撤幽云,耶律德光在撤兵路上病死于栾城(石家庄栾城区)。辽在其扩张道路上有个奇怪的“灭一国而亡一君”的现象。在克复开封之后,后晋大将刘知远建立后汉,其死后,郭威兵变建立后周。刘知远的弟弟刘崇在太原建立了北汉。郭威死后,其义子柴荣继位。后周和北汉先后发生多次大战,后周逐步攻取了石州(吕梁离石)、沁州(沁县)、忻州、代州(代县)等地。960年初,柴荣去世,北汉和辽联动进攻镇州、定州。在巨大的外部压力之下,面临柴荣死后“主少国疑,中外始有推戴之议”的情况,赵匡胤黄袍加身而退兵。宋太祖在消灭后蜀之后,开始布置对北汉作战,建立了以常山为中心的前沿分段部署。同时,宋太祖积极避免大规模的对辽作战,不主动对辽挑衅,并由雄州守将孙全兴和辽将耶律合住签订雄州和议,确立了双方的平等关系。
经略中原

宋的开国国策

北宋开国之后确立了“开国国策”:强干弱枝、崇儒右文,以及统一战争中先南后北的优先次序。

强干弱枝

其本质是中央集权,在汲取唐代故事的经验教训之后,宋太祖和宋太宗在行政、财政和军政三方面削夺藩镇权力,最为知名的案例就是”杯酒释兵权“。按照宋人当时的理解,内政的稳定是对外征服的先决条件,两者并非对立的关系。当时讨论的盲点是在讨论内政如何为对外征服提供资源时过分侧重后勤力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前线兵力如何在长期具有潜在敌意,但大规模战争又未真正爆发的尴尬处境下保持使其和战斗力。”强干弱枝“在军事组织层次建立直属中央的庞大禁军并建立统一集中的指挥机关,影响了禁军出戍后的战役协调问题。一方面,前线各部统领将帅的指挥权上交和最高军事统帅以阵图而控制前线战术实施,另一方面,兵马都监的角色加剧了指挥协调的问题。其次,”强干弱枝“是在军事文化上改造五代标榜好勇斗狠、标榜个人武艺和勇敢的风气,加强和强调纪律、不再突出个人英雄主义,着力培养谨厚奉法的”反英雄主义“代表。

崇儒右文

宋初不用汉唐以开国功臣及其后代构建统治集团的国策,而是主要使用科举取士,选取主要官员乃至战区指挥官。宋以崇儒或右文政策加强统治,但不强调轻武的必然性。从军也是当时社会流动的上升阶梯。

先南后北,先本后末

王朴的《平边策》首次提到先易后难,后由赵普提出先南后北,将其作为北宋统一战略的优先次序。

宋的战略落差

弭兵息战、安内养外

制约暴力滥用,积极协调内部统治,其理论根源为儒家的民本论。理事逾年的凤翔之围,城中之人烧屎煮尸而食,人肉一百文一斤,而狗肉五百文一斤。在兵革不息、苍生涂地的背景下,五代的内政主导论者看到帝王穷兵黩武的负面结果以及战争对民生的破坏,因此他们对帝王使命的构建是以内政的稳定为优先,而收复疆土、耀兵塞外,只是内部安定的结果。他们界定内政的利益是以民众的生计为重,因为民众才是后勤力量的核心。特别是王朴将民心归属提升到天意的层级。但弭兵论者主张缓图,但不反战,他们更乐意描绘一幅长线乐观的图景。

猪突猛进的五代遗风

五代军阵尚勇好斗之风,甚至经常在阵前出现斗将的现象,双方大将单打独斗,两军士卒”皆释兵而观之“。后唐明宗李嗣源批评诸将”公辈以口击贼,吾以手击贼“,甚至在917年幽州保卫战中要和耶律阿保机叫阵角力。阳城一战,符彦卿率万骑逆风冲耶律德光亲自领军的六万骑大阵而令契丹人丧胆。宋初的宋军继承了五代攻势作战、速战速决的作战方式,极力避免持久战。在满城会战和陈家谷战役中,宋军积极寻求野战的主动权。形成了弹性防御的格局。

宋军前期战屡崇尚速决战,战役法倾向运用突然性。当大战略需要减缓战争节奏时,成败便取决于协调的空间和技巧。如果协调失败,各层次的机制就会自行其是,变成一系列的投机,最后导致作战风险的极大提高。宋一再从保境安民到大张挞伐的两个极端来回横跳,反应了深层战略与基层理念的脱节。

低烈度 中烈度 高烈度
大战略 以德怀远、先本后末
战区战略 先南后北 弹性防御
战役法 先发制人、纵深突破
战术 崇尚野战
个体战斗 英雄主义、斗将

正是高中低不同战略层次的脱节导致了北宋内部政治风险低,但战斗风险和组织风险高的特征,同时也形成了武力经略幽燕频频受挫,却内政稳定,保持了一百多年的经济繁荣。

战例节选

战争的爆发,一般可以归纳为两种模式:一种是战争突然全面爆发的模式;另一种是冲突螺旋上升,逐渐演变成全面军事对抗的模式。战争突然爆发的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从战役法的角度思考,强调在战争爆发的最早期就投入决定性的战略资源,以充分发挥兵种兵器的效益,比如1941年的巴巴罗萨行动、1973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755年的安史之乱、1081年的宋夏战争。冲突螺旋上升的模式假设双方的决策者不愿意看到战争的全面爆发,战争只是政治斗争在最后阶段不得已时的解决方法。在冲突早期,双方只投入有限兵力力争取得有限目标。随着一方在冲突中加大筹码,另一方被迫升级烈度,最终双方进入全面动员形成大战。

956年初,宋昭义节度使李继勋以步骑万余人攻略辽州(晋中左权),击败北汉援军后,守军三千向宋投降。于是北汉请来辽六万援军反击,而李继勋亦集结郭进、曹彬所部六万迎战,大破辽军于辽州城下。自北宋建国以来,这是第一次宋辽之间五万人以上的大规模冲突。

经略幽燕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正月十五日,宋太宗征发三府四十一州,从开封出发走镇州、娘子关向太原发动第四次进攻;
三月十六日,郭进在石岭关斩辽援军万人,截断北汉援军;
三月二十二日,太宗至太原,集兵四面围城;
三月二十四日凌晨,太宗亲临城西督战;
五月初一,攻破城西南护围羊马城,北汉宣徽使范超、马步军都指挥使郭万超等先后出降;
五月初六,太原城破,刘继远投降,北汉灭亡,标志着自朱温谋杀李克用不果而引起的一个世纪的宣武河东战争的落幕;
五月初十,刚刚攻占太原、消灭北汉的宋太祖力排众议确立急袭幽州的战略;
五月二十日,宋军从太原出发;
五月二十九日,太宗御营抵达镇州;
六月十三日,大军从镇州出发;
六月十九日,十万大军抵达宋辽边境的易州;
六月二十日,辽易州官吏开城投降,大军抵达岐沟关;
六月二十一日,抵达涿州;
六月二十三日凌晨,御营抵达幽州(西直门北交大一带)城下;
六月二十三日午时,击破北院大王耶律奚底和统军使萧讨古率领的万余辽军;
六月二十五日,宋军围城并发动四面围攻,同时迫使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率领的辽军援军后撤至清河,随后又退至得胜口(昌平德胜口村,京新高速德胜口隧道出口处);
六月二十六日,太宗亲临督视城北崔彦进部攻城;
六月二十八日,幽州城外百姓”迎犒王师“;
六月三十日,太宗再次临阵督战,宋军三百余人乘夜登城,被擒;
六月三十日,辽景宗出动五院军精锐驰援幽州;
七月初三,耶律斜轸消灭得胜口宋军;
七月初六晨,正在幽州西南督战的太宗与耶律休哥援军在高梁河(海淀紫竹院)正面迎战,并击退辽军;
七月初六夜,后撤中的耶律休哥于从西山而出的耶律斜轸、东部包抄的耶律沙合兵对宋军进行两翼钳击,宋军大败,辽军斩首万余;
七月初七晨,太宗受箭伤不能骑马,乘驴车(杨业,就是佘老太君之夫,所赠)至涿州城外;
七月初八,宋军大部撤退至涿州,耶律休哥身中三创、不能骑马,乘马车率军追击宋军至涿州后返回幽州;
七月初九,太宗乘驴车至金台屯(保定);
七月二十九日,太宗返回开封;
八月初二,太祖次子赵德昭被太宗训斥后自杀;
九月初三,为报复宋朝,辽景宗派燕王韩匡嗣、耶律斜轸、耶律休哥率主力十五万从三个方向南侵,同时从云州派遣骑兵南下忻州进行策应;
九月三十日,辽军在满城完成集结;
十月初一,韩匡嗣临战仓猝败退,被崔彦进部伏击,辽军被斩首万三百级;

雍熙北伐

具体的战例经过就不抄书了,尝试着在地图上复现岐沟关、陈家谷与君子馆的雍熙北伐的三次大败,实在是过于费神耗力了。就看看网上其他人的总结吧。

将无能还是战略错误?——图解雍熙北伐失利原因

初,曹彬与诸将入辞,上谓彬曰:“但令诸将先趋云、应,卿以十余万众声言取幽州,且持重缓行,毋得贪利以要敌。敌闻之,必萃劲兵于幽州,兵既聚,则不暇为援于山后矣。

朕昨者兴师选将,止令曹彬等顿于雄、霸,裹粮坐甲,以张军声。俟一两月间,山后平定,潘美、田重进等会兵以进,直抵幽州,共力驱攘,俾契丹之党远遁沙漠,然后控扼险固,恢复旧疆,此朕之志也。

从历史和军事角度来看,赵普的规划是稳妥的,夺取云州、蔚州封锁太行山,同时将宋辽边境从拒马河推进到涞水、涿州一线,后续徐图推进燕山。但在瞬息变化的战场局势上,东西中三路主将集体心态失控、进退失策,从志得意满坐上赌桌到仓皇出逃只求保命,恐怕板子还是要打到赵二屁股上。

结论

五心不定,输的干干净净。

​ ——刘伯承

宋经略幽燕的失败,是同时在战略、战役、战术上的不利因素叠加,人为错误是主要的因素,这里面不仅仅是赵二的问题、更是开封政权对辽朝和幽燕问题复杂性乃至五代结束之后的中华大地发展路线的认知缺陷。在政治上,辽朝统治者曾受封于武则天和唐玄宗,被任命为松漠都护府节度使,其自认是唐代的直接后继者之一,其“江湖地位”与朱温、李克用同级,远在起于步卒、陈桥兵变、烛影斧声的赵家之上。在军事上,宋军疲敝之时速进幽州,君子馆之役又不能及时转入防御,只能打顺风仗,打逆风仗就顾头不顾腚。在人事上,辽景宗和萧太后放权耶律休哥、耶律斜轸,反观宋太宗纲常独断、任用“仁义、不越矩”的曹彬、潘美作为阵前大将,并动辄亲授阵图。在士气上,辽军主力为耶律皇族五院亲军,从大后方的围场、丰宁、承德出发无论南下幽州,还是西进宣大的攻击和补给的距离都合适;宋军则是为了征北汉多次搜刮了天下七十二州中的四十一州的钱粮储备,乃至破太原之后对普通士兵的奖励只有几贯铜钱,然后再次连续远距离、长时间、快节奏、无休整的连续用兵。开封政权集团妄图以短促突击来解决长久的战略问题,长线的、把筹码压到社会经济发展潜力上的间接路线被短线的、倚重突袭的战役直接路线替代,从谋略攻防变成呆板硬闯,最终永久失去了幽燕的战略主动权。

另外,幽燕作为千年古战场、古九州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直面北境和辽东。从这里爆发的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两场叛乱就有安史之乱和靖难之役,而外来入侵则有宋辽战争、满清入关,当代历史则是平津战役。从后人的第三方视角,宋在面临强势崛起的辽之时,无论是在太行山里面和辽人打滚,还是在华北平原上骑兵对冲,其实是没有夺取幽燕的胜算的。毕竟徐达和成吉思汗的北京夺城成功都是借历史之大势和敌手的持续内乱从而一战而定。即便是黄台吉这种不世出的高手,在不能有效掌控燕山和山海关的情形下,最高战绩也就是效仿瓦剌鞑靼冲到广安门外劫掠一番而去。例外则是李自成和完颜阿骨打,他俩都是堂而皇之走居庸关、沙河入城,那是因为一路都内应开城,到门口就接受地方官降拜。城坚气盛、外有援军的情况下,宋太宗攻幽州、李景隆攻北京,都是十万之师久攻不克。

对于宋而言,有希望的战略反而是萧太后所一直担心的,宋军从沧州出海、登陆榆关(河北秦皇岛山海关),切断辽西走廊,经营稳固之后再北上营州(辽宁朝阳)沿大凌河道西进松谟。跳出幽云十六州的思路来解决北境问题,或许也是一种未尝不可的思路。当然,赵家儿郎是断无此魄力与实力的。